手机:13316929205徐经理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翻身路26号

行业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讨债新闻 > 行业动态 >

华曙高科:创始人曾搞P2P却暴雷,大客户还突击

11 月 22 日,湖南华曙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 华曙高科 ")将科创板 IPO 上会,公开发行不超过 4143.23 万股。公司此次欲募集 66395.61 万元用于增材制造设备扩产项目、研发总部及产业化应用中心项目、增材制造技术创新(上海)研究院建设项目。
钛媒体 APP 发现,华曙高科的创始人龚志先、龚志伟曾搞 P2P 却暴雷。经营方面,华曙高科的利润较为依赖政府补助,且大客户还突击入股。
创始人曾搞 P2P 却暴雷
华曙高科成立于 2009 年,由龚志先、龚志伟、蔡广龙、美纳科技出资设立,出资比例分别为 25%、10%、5%、60%。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美纳科技直接持有华曙高科的 44.53% 的股权,为控股股东,而美纳科技是 XIAOSHU XU(许小曙)与 DON BRUCE XU(许多)父子的控股公司。
钛媒体 APP 注意到,作为华曙高科的创始人龚志先、龚志伟或曾因 P2P 暴雷而不得已退出了华曙高科。
据了解,2012 年,龚志先向湖南省公众 600 余人集资,以其直接和间接持有 47% 股权的益阳资华与其兄弟龚志伟共同用于经营益阳通程国际大酒店,通程大酒店下设子公司湖南满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 满满贷 " ) 是一家 P2P 融资平台。该平台成立于 2013 年 1 月,其创始人、总经理为龚伟明,实控人龚志先。满满贷为自融平台,自融项目为益阳通程国际大酒店。后龚志先深陷多起民间借贷纠纷,资金链断裂,直接导致满满贷提现困难并于 2017 年暴雷,虽目前已开始清退工作,但由于资金不足,清退工作进展缓慢。
需要指出的是,因龚志先和龚志伟存在资金需求,同时兴旺建设、侯银华有拓展产业布局的需求,2013 年 5 月,龚志先将其所持华曙有限 30% 的股权转让给兴旺建设。2013 年 12 月,龚志先、龚志伟分别将其所持华曙有限 10% 的股权转让给侯银华。(注:侯兴旺、侯培林、侯四华全资持有兴旺建设 100% 的股权,同时侯兴旺与侯培林为父子关系,侯兴旺、侯四华、侯银华为兄弟关系)
因为要搞 P2P,创始人龚志先、龚志伟退出了华曙高科。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兴旺建设持有华曙高科 24.38% 的股权,侯银华持有华曙高科 12.37% 的股权,分别位列第二大股东和第三大股东。也就是从 2013 年 5 月起,侯氏家族成为自美纳科技之后华曙高科的第二大股东。
至此,钛媒体 APP 进行了一个简单的计算,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美纳科技合计持有华曙高科 44.53% 的股权,而侯氏家族合计持有华曙高科 37.13%,若侯氏家族再稍微 " 努些力 " 或许就能成为华曙高科的实控人。
然而,2022 年 1 月,侯银华将所持华曙高科 12.37% 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持续且不可撤销地委托给美纳科技行使,委托期限至华曙高科上市满 36 个月之日止。 这样,美纳科技合计控制华曙高科 56.89% 的表决权,而侯氏家族对华曙高科的表决比例下降至 24.38%。为何侯银华不将表决却给予兴旺建设反而给予美纳科技?
大客户突击入股,利润依赖政府补助
华曙高科专注于工业级增材制造设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致力于为全球客户提供金属(SLM)增材制造设备和高分子(SLS 增材制造设备,并提供 3D 打印材料、工艺及服务。
2019 年 -2021 年和 2022 年 1-6 月(下称 " 报告期 "),华曙高科分别实现营业收入 15504.96 万元、21727.34 万元、33405.74 万元、17620.48 万元,净利润分别为 1795.05 万元、4096.15 万元、11739.74 万元、3161.74 万元,业绩持续上升。
钛媒体 APP 注意到,在华曙高科的客户中有两位较为特殊的客户。报告期内,华曙高科向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 647.21 万元、5286.75 万元、4099.22 万元、1473.35 万元,而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也始终位列再华曙高科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
值得一提的是,2021 年 12 月,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通过私募基金聚丰增材及云晖三期增资入股了华曙高科。与此同时,华曙高科提交的申报稿于 2022 年 6 月被上交所受理。
也就是说,作为华曙高科的大客户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在 IPO 前夕突击入股了华曙高科。
除此之外,华曙高科还较为依赖政府补助。报告期内,华曙高科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 1207.08 万元、623.76 万元、5278.43 万元、433.67 万元,合计为 7542.94 万元占上述合计净利润的比例为 36.28%。有关上述问题,钛媒体 APP 发函至公司,但截至截稿,没有收到公司的回复。(本文首发于钛媒体  APP,作者|邓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