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13316929205徐经理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翻身路26号

行业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讨债新闻 > 行业动态 >

放高利贷的市委书记

最近,《环球人物》记者梳理发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的几起党纪政务处分中,有一个共同特点:当事人“违规通过民间借贷获取大额回报”或“以借贷收息等隐蔽方式收受贿赂”。
1月6日通报的广东省广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卫东和湖南省湘潭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傅国平,1月15日通报的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赵应云,1月17日通报的湖南省张家界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朱用文等,都有相关情节。
近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了一起典型案件,一名市委书记通过高息放贷违规获利数千万元。这不禁让人大跌眼镜:领导干部竟放起了高利贷?
“第一次看到上万块钱”
2009年的一天,某建筑公司老板魏某找到时任四川省内江市隆昌县(今隆昌市)委常委、副县长的尹忠,对他说最近资金紧张,需要贷款,希望他帮帮忙。尹忠答应了。
他做这个决定并不难。据他自己回忆,小时候家里比较穷,对钱非常渴望,“做梦都在想有钱该多好”。当副科级干部、科级干部时,他仍然有这种欲望。不过那时没有条件来满足。
2004年,尹忠调任内江市威远县副县长,分管煤矿和安全工作,身边围猎他的不法商人就渐渐多了起来。
起初,他们只是有意无意地请他吃个饭,套套近乎,逢年过节送他价值一两千元的礼物。逐步熟悉了,礼物的价值也就越来越高。

深圳收债|深圳讨债|讨债公司|查找老赖|找人公司

“有一次我到一家煤矿企业去开展安全检查,发现它存在很多安全问题,当即就叫这家煤矿企业停产整顿。在整顿过程中,煤矿老板三番五次要请我吃饭,并拿起糖衣炮弹,一万、两万,甚至十万。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上万块钱。”尹忠说。
慢慢地,他和老板的“感情”越来越深,老板找到他办事,他就帮忙办。
2006年,尹忠调任隆昌县委常委、副县长,分管工业。在开展工作时,他主动考察企业和老板,对经济效益好的项目格外关心,对有发展前景的老板格外上心,还积极参加各种商会的聚会,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建筑公司的魏某。
·2019年1月,尹忠在北京学习期间参加北京市内江企业商会年会。·2019年1月,尹忠在北京学习期间参加北京市内江企业商会年会。
在尹忠的协调下,魏某如愿获得了贷款。2010年春节,魏某便登门拜访,给尹忠拜年,新年礼物是2万元钱。
“我一直推脱,不收他的钱。他说你尽管是领导,但是我们企业也要作为朋友来交,你不收就意味着看不起我。”尹忠说。
假意推脱不过,尹忠收下了这笔钱。此后,两人就经常一起吃饭、娱乐,关系越走越近。
“他就开始找我办事了,想要搞房地产开发。还跟我讲,他的企业还是很不错的,希望我借点钱给他,到时候拿点高利息给我。”尹忠说。
那几年,民间借贷盛行。据最高人民法院统计,2008年以前,全国法院受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数量相对平稳,2008年之后案件量开始大幅上升,2012年收案74.78万件,比2008年的48.83万件上升53.15%。
在魏某看来,这种方式既可以获得资金,又可以拉近与领导的关系,岂不两全其美?
巧了,尹忠的妻子是学法律的。“他们觉得把钱借给老板,用钱生钱,收取一定的利息,是正当合法而又比较快速的挣钱方式。”四川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杨磊说。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和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相关通知和规定,民间个人借贷中,双方协商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的4倍,超过上述标准的,应界定为高利借贷行为,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我国对高利贷的界定标准多年来一直是金融机构基准利率的4倍,2010年至2013年的基准利率在6%左右。自2019年8月20日起,中国人民银行每月发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目前,该利率水平为1年期3.65%、5年期及以上4.3%。
可这种利率水平,即便是4倍,尹忠也觉得难以“快速挣钱”。他决定铤而走险。
双方商定,尹忠向魏某借出60万元,年利息高达96%。这是妥妥的放高利贷行为。仅此60万,就让尹忠在短短5年间获利540万元。
“上午打钱、下午过会”

深圳收债|深圳讨债|讨债公司|查找老赖|找人公司

他觉得“成功”了,野心膨胀起来,开始反向围猎。他自定利息,一年一结,向辖区内老板放贷收息,疯狂进行权钱交易。
2010年至2015年,尹忠以关照工程项目为由,主动向某公司总经理李某提出借款收息,约定年息60%,共借出本金220万元。其间,尹忠于2011年升任县长。
对于尹忠的主动放贷,李某难以拒绝,但这么高的利息让他难以承受,曾两次提出按年利率24%来计息。尹忠均不置可否。
不仅如此,尹忠还耍起假公济私的把戏,在李某承建的项目地块招拍挂方案审议过程中,以各种理由不予通过。李某无奈,只好同意仍按60%的利率继续付息。
“当天下午,尹忠就召开相关会议,审议通过了该土地方案,上演了一出‘上午打钱、下午过会’的戏码。”杨磊说。
5年间,尹忠从李某处收回本息共计1144万余元,获利924万元。
他显然知道这些是非法所得。为了应付将来纪委调查,他联合家人编写了“串供脚本”。
“在这个脚本里,尹忠将妻子、兄弟姐妹以及熊姓老板以ABCDE的形式逐一对应,然后将每个人的事项以案例的形式详细列举,企图用一个天衣无缝的理由在纪委那里蒙混过关、瞒天过海。”杨磊说。
关于收入来源,脚本上写道:
1。A、B收入主要是工资奖金,股票赚点。
2。C的收入是工资,其称常在金融市场做居间业务,与客户往来是现金,但没有证据。
3。D退休,以前有100万左右结余。
关于“说法”,脚本上写道:
1。A称自己的收入正当合法,家庭财务完全是B管理,对B的行为不清楚,也没有向服务对象提及民意借贷等,但估计有服务对象会说是A向其打过招呼。
2。B称,她与A在不同场合认识服务对象后,有的服务对象向其借款,自己有余款,亲戚也有闲钱,凑了整数,都是通过账户打款,导致自己和亲戚账户向服务对象同时转账的事实。
3。C称自己是金融从业人员,且夫妻关系紧张,母亲E、姐D的银行卡是他掌控。其在当地工作多年,与A区域的很多人员熟悉,相互有交往。
4。D称,自己的卡是弟弟用,对具体情况不清楚,但其为弟弟的卡转账或现金存款……
脚本中多次提到的“服务对象”一词耐人寻味。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当代政党研究平台研究员王旭告诉《环球人物》记者,“管理服务对象”是个广泛的概念,核心含义是作为拥有管理职能的公职人员与要约束、管束或服务的对象之间,形成一种管理服务的关系。
有了这样的脚本,加上获利规模越来越大,尹忠的欲壑也越来越深,竟当起“职业放贷人”,在老板间互相拆借,或直接将利息转为来年本金,也就是利滚利,先后获利2800多万元,利率最高达到100%。
·2018年6月,尹忠到隆昌某学校调研。·2018年6月,尹忠到隆昌某学校调研。
“非常后悔、后怕”
除了在“贷”字上下足功夫,尹忠还在“借”字上使劲钻营。
2012年,某房地产公司老板周某希望承接一个市政公园项目,便找到尹忠寻求帮助。尹忠却借机提出,家里资金紧张,希望周某“借款”500万元。
周某只好照做,一次性借给尹忠500万元,可对于什么时候还钱,尹忠却闭口不谈。
那些在工程领域中被他“关照”过的老板,都被他盯上了,他先后以“借”为名直接索贿650万元。
多行不义必自毙。2020年6月,时任隆昌市委书记、一级调研员的尹忠,被公示拟任副厅级领导职务。其间,尹忠被大量举报,相关部门初核后果断终止了其任用程序。2021年4月,他被四川省监委采取留置措施。
王旭告诉《环球人物》记者,尹忠的做法具有新型腐败的特点。新型腐败有多种形式,如期权式腐败,即并不急于利益的套现,而是一段时间以后,比如领导干部退休以后,再把相关利益变现;利用一些新的技术手段、行业政策来攫取经济利益,比如操纵股市、内幕交易,还有像某副省级领导支持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等。
还有一种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这是近年来预防和惩治的重点,领导干部放高利贷就有这样的特点。
2018年修订实施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由原来的133条扩展为142条,其中增加了这样的内容:“通过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获取大额回报,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视情节严重情况处理。
“党内法规会根据现实的腐败现象和形式进行适时调整。非法民间借贷是这几年我们社会治理的一个顽疾,它跟公权力结合在一起,就引起了腐败的新形态。我们进行相应修改是与时俱进、实事求是。”王旭说。
经查,尹忠涉嫌违纪违法金额高达5000余万元。2021年10月,他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深圳收债|深圳讨债|讨债公司|查找老赖|找人公司

“我回过头来看觉得,这些罪行,确实罪责太大,自己想起来都非常后悔、后怕。”尹忠忏悔说。
·2021年10月,尹忠在笔录上签字。·2021年10月,尹忠在笔录上签字。
落马后,他想到了父母:“如果他们知道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我非常担心他们受不了这样一种打击。他们都是80多岁高龄的人,都患有疾病,到现在还生活在农村,辛苦地劳作。”
“我父亲驼背,跟地平线一样平。我母亲的脚患有脉管炎,小腿肿得跟大腿一样粗。他们每年还要种柑橘、苞谷,从地里挑出来卖。还养鸡鸭鹅,供我们几个兄弟姐妹用。常常一想到这些,心里就非常难过、痛苦,真的很对不起父母。我现在最牵挂最担心的就是他们。”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部分资料来源:四川广播电视台、“廉洁四川”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