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债清账 > 正文

    高利借贷极易引发讨债型暴力犯罪

    发布日期:2019-09-30 16:55  浏览次数:

    一、案件特点


    1.借贷原因相对集中化。近年来,随着民营和私有经济的蓬勃发展,其对经营资金的需求越来越大。正规金融机构借贷条件高、审批时间长,一些假借“投资公司”、“民间借贷”名义的高利借贷者提供的“无抵押借款”、“立时放款”往往会对一些急需资金周转、自身条件又相对较差的小型民营经济组织和个人产生极大的诱惑。在2012年7月-2013年7月间,朝阳区检察院办理的3起涉及高利借贷的讨债型暴力犯罪案件中,有2起是因个人经营者为资金周转而借贷引发的。


    2、借贷行为隐蔽化。高利借贷游走于法律的边缘,迄今为止,最权威的关于高利贷的定义出于2002年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地下钱庄及打击高利贷行为的通知》,该通知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但协商确定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资金、借贷利率(不含浮动)的4倍。超过以上标准,应界定为高利贷行为”。高利借贷者为了规避法律,也为了利益最大化,在号称“无抵押借款”、“立时放款”的同时,采取的是不走正规借贷手续、不签订借款合同、不明确计息方式的“三无”借贷法,大大加强了借贷行为的隐蔽性。如上述案件中全部是这种“三无”借贷。


    3、借贷计息方式随意化。“三无借贷”看似给借贷者提供了简单便捷的借款服务,及时取得了资金,但也给高利放贷者提供了随意计息、信口开河的空间。在赵某等5人非法拘禁案中,被害人为公司资金周转急于用钱,以房产抵押向嫌疑人高息借款。该抵押房产抵押了80余万元,但嫌疑人方预先将借贷利息、甚至包括尚未发生的房产过户费用等近10万元扣除,被害人拿到手的借款只有70余万元。当她为偿付高额利息再次借贷时,借款20万对方只打款9.5万元,后又让其打回3.7万元利息费用,拿到手的只有5.8万元借款。在邵某等3人涉嫌非法拘禁的案件中,被害人在参赌过程中输光嫌疑人方提供的200万筹码后,短短3个月后讨债者就向其讨要400万欠款。
    4、讨债方式暴力化。高利贷本身不受法律保护,放贷者无法取得司法救济。无正规书面合同,不合理的计息方式,短时间内激增的还款数额,都会让借款人产生抵触。“三无借贷”带来的另一个直接后果就是讨债方式的暴力常态化。为实现法律不予保护的高收益,高利借贷者往往倾向于采取暴力方式讨债。在非法拘禁被害人,限制其人身自由的同时,对其实施殴打,迫使被害人及其家人尽早、尽可能多的拿出钱来。在三起案件中被害人在被非法拘禁过程中均不同程度地被殴打。在嫌疑人赵某等五人非法拘禁案中,三名被害人均被殴打致伤,其中一人更是被打断了3根肋骨。


    5、结伙犯罪常态化。因高利借贷讨债需要长时间的跟踪看管被害人、协调控制被害人、以暴力或暴力威胁迫使借款人还款,还要面临在长时间讨债过程中可能遇到的突发情况,因在此类案件中结伙犯罪成为常态。结伙犯罪带来的分工明确、相互配合,使被害人进一步陷于弱势地位,不得不任人摆布,也给被害人摆脱控制和公安机关解救带来了困难。在上述案件中3人结伙有2件,5人结伙有1件,非法拘禁被害人的时间从22小时到95小时不等,期间分别拘禁于2-3个不同地点。


    二、预防高利借贷引发犯罪的对策


    1、加强对民间金融的引导和监督。首先立法部门应该合理、明确界定民间金融与高利贷、民间金融与非法金融的界限,现仅对高利贷行为进行了定义,但对于此种行为应该如何处罚并未明确规定,造成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其次,有关部门应当加强对于民间金融行为的监管,对于高利贷及非法金融要予以坚决取缔。加强对自身条件较好又确有发展需求的中小企业和个人投资者的资金支持,简化手续。
    2、加大对涉及高利贷刑事案件的打击力度,做到打防结合。在现有法律规定的条件下,针对高利贷引发案件的暴力性、结伙性、严重影响公民权益的特点,为更好的“打击犯罪,保护人民”,各级组织应共同发力、形成合力,防止民事案件向刑事案件的转化。基层调解组织应当发挥“调解矛盾,化解纠纷“的作用,将矛盾解决在激化犯罪之前,及时劝解当事人以正规手段解决问题,以便于维护社会稳定和人民生命财产。司法机关要充分发挥各自职能,形成打击合力,打小大早,提高办案效率,对因高利贷引发的侵害公民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的犯罪进行严厉打击,使此类犯罪无所遁形。
    3、加强法制宣传,提高法律意识。应采取广播、电视、报纸、网络等多种渠道,对群众加强金融法律宣传。让群众意识到高利贷和民间正常借贷的区别,认清什么是高利贷、借高利贷会对自身造成哪些危害。强化群众的金融风险防范意识,提高群众对高利贷行为的自觉抵制,引导群众正确的投资、消费、借贷。

    案例:
    (一)200万3个月变400万
    被害人张某2013年3月间在澳门赌场参赌时向嫌疑人李某某借了200万筹码全部输光。2013年6月某日23时许,张某和其男友在外出时被嫌疑人邵某、李某、李某某等人以索要400万欠款为由强行带走,先后非法拘禁于平房、香山某饭店及本市朝阳区望京一地下健身房内。期间邵某等人对张某及其男友进行殴打,致一人轻微伤。后张某男友趁人不备逃出报警,张某被警方解救,累计被关押4天,张某家中财物及卡内现金损失,累计近百万元。
    (二) 复利又复利,利滚利
    被害人周某(女)因个人名下的公司周转困难,以其丈夫名下房产向高利贷公司抵押借款,该房屋抵押了80余万元,但嫌疑人方预先将借贷利息、甚至包括尚未发生的房产过户费用等近10万元扣除,被害人拿到手的借款只有70余万元。当她为偿付高额利息再次借贷时,借款20万对方只打款9.5万元,后又让其打回3.7万元利息费用,拿到手的只有5.8万元借款。当其侄子与对方就签订房产抵押贷款协议时,被害人侄子及赶来解决问题的被害人夫妇先后被拘禁于对方公司并被殴打,被害人丈夫被打折3根肋骨,经法医鉴定为轻伤。后三人又被带到其他地点非法拘禁,于2日后被民警解救。朝阳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对嫌疑人赵某等5人批准逮捕,
    (三)铁链困绑塞入后备箱
    2012年6月18日1时许,犯罪嫌疑人孙某某、熊某某、万某某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粥店门前,以索要欠款为由,对被害人进行殴打后强行塞入轿车后备箱并带至北京市顺义区、昌平区等处,期间多次殴打被害人并有用锁链锁住被害人双腿的行为,非法拘禁时间长达21小时。

     

       景气差荷包缩水,有人说借钱的人变多,讨债公司一定赚饱饱,但讨债公司的人说,其实欠债人不是跑路,就是更没钱,债比以前更难讨,连讨债公司很多都已经倒闭了!

    洒冥纸大声叫嚣,讨债公司员工不怕大街上丢脸,因为只要钱讨得回来,这个月奖金也有着落了。不过这几年大环境不景气,缺钱借钱的人变多,但还不出钱的人更多,讨债公司也快活不下去。

    正因为案子越来越难做,稍微有金额大一点的个案,讨债公司当然不能放过,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动刀动枪都不无可能,在不景气的年代,讨债公司很可能又是治安上的一大隐忧。